大陆味全掌舵人谢宗鹏:2015年乳酸菌饮料市场会达到100亿

中国快消品精英会 2019-07-31 13:34:14

人物简介

谢宗鹏,台湾人,杭州味全冷藏事业部副总经理,实际行驶着大陆业务CEO职责,爱看《孙子兵法》。果汁行业,有北汇源、南味全之称,在细分低温领域中,味全扮演着创新者、挑战者角色。

这家公司2014年受累于台湾味全地沟油事件,一度在国内战战兢兢。后来因为杭州味全与台湾味全只是堂兄弟关系(各自财务独立、管理体系独立)而度过危机。喘过气的谢宗鹏2015年打算大干一场。

2001年,杭州味全开始在大陆开始卖低温果汁,那时国内不习惯冷链饮品。我2003年来到大陆,做协理,负责上海地区。刚到杭州时,杭州算是大陆比较发达地区,超市很少配有冷风机。2004年,味全冷藏果汁饮料品进过北京,卖得不是很好,有一段时间退出了。当地超市晚上为了省电,会关掉冷风,伤害低温产品品质。华北地区,汇源100%果汁还是卖得最好。

当时味全大概一年销售2个亿,和蒙牛相比,我们成长速度比较慢,这是我心中的痛。现在,低温冷藏品果汁我们最大。全年接近20亿销售额。冷链产品前期投入非常大,所以缓慢增长,我们不当要考虑产品生产,还需要考虑到终端储藏、销售条件,管理上温度失控后非常难做。扩充速度太快,会影响到我们品质。

现在味全生产基地在杭州,产品有往北跑,有往南运,不同的地方温差很大。产品出厂后,我们要留样在杭州一个常温测试室里做虐待试验,把样品饮料储存温度拉高到10度或15度,来测试产品会不会变质,条件比外界还严格,可以提前预判是否为出现质量问题。

100%果汁,每年有10%增长,冷藏果汁量不大。国民收入越高,城乡差距越来越小,越追求新鲜,超市里冷风柜越多就是我的机会。卖我们的产品要有冷温柜。国内、国际卖场,都和我们有业务上往来。麦德隆、沃尔玛等等通路商,都和我们合作,一些地区性的超市比如南京苏果、杭州良友都是我们合作伙伴。

冷链产品,并不仅仅是生产时低温,还包括原料冷藏,乳酸菌菌种从丹麦购来。我们不断有人去外地考察,比如乳酸菌种,去丹麦学习做溯源管理。从菌种开始,到出口,做可追溯。到欧洲和法国 。真正做酸奶菌种研究,国内没有,还是要去欧美。

我们的橙汁原料来自巴西,在巴西当地冷藏加工,零下20度储存运来,管理相当严格。我们的胡萝卜原料来自日本,葡萄原料来自西班牙,。

我们在考虑要不要在国内做基地,担心农药殘留。国内做基地成本会低。但味全定的产品指标就是这样,临时改变为国内原料,口味可能会有些差异。

汇源朱新礼在做上游,我们也在考虑和几家公司合作找内地合适产地,初步筛选出福建、江西和重庆地区橙子。品质比较接近我们的要求,还要观察土壤性质、肥料用量是不是符合我们规定。其中三峡大坝地区,有国家支持种的橙子,但味道偏酸,和我们需求不一样,只能割爱。

国内NFC(非浓缩还原果汁),原料和果汁是11,是未来是趋势,增长速度会很快,我们明年春天也将要会去做,快要进入量产阶段。鲜果在本地产出,直接榨出、冷冻,不掺加水和添加剂有利于保存味道。目前还有一些技术瓶颈要克服,比如颜色要改变。

顶新集团里,康师傅、德克士是味全的堂兄弟,会交换一些市场资讯,但业务上完全独立,渠道上也没有结合点。它们常温产品,我们是低温产品,无法一起共享渠道。虽然我们都比较注重成本管制,但是以不能影响产品品质为前提。从性价比上看,味全产品与汇源产品相比,没有贵太多。味全果汁不同规格(300毫升、900毫升和1600毫升)的产品,瓶子盖都是一样大,减少了设计费。从包材、设计上去省成本,而不是从产品内容上省成本。

而不该省的地方不会支省。PP雾状瓶比PET保特瓶贵七八分,可以避光,保特瓶装的饮料接近灯光照射的地方,和里面灯光照射不到的相比,会有一些不一样,卖相会变,LOGO颜色有可能会变。

竞争者增多,比如养乐多、蒙牛和伊利,共同竞争,良性竞争,整个蛋糕会越做越大。乳酸菌往前推5年,市场规模不到50亿,今年(2014)会有70多亿市场规模,明年(2015年)会有100亿。这会逼着企业创新去竞争。

当初我们是第一家研发出每100毫升乳酸菌含300亿活菌的公司,并且这是测试了渠道、卖场之后能达到的效果。味全公司研究和企划部门经常去国外看消费者趋势,我们的产品领先国内其它厂家。然后其它公司产品会长得和我们差不多。

在研发新品时,我们会严格遵守 MEAN 值,这是一种口味调查,值高于4.2,其口味会让80%以上接受,我们必须要达到这个标准。

在河北廊坊的工厂已经建好,20151月开工,目前规划做乳酸菌,日产700吨。廊坊未来也考虑建乳品生产线,现在原奶还是从杭州运过去。到明年(2015年)夏天,有规划生产果汁。竞争对手日本公司养乐多已经到国内设厂。台湾消费趋势比国内领先5年,日本则领先十年,日本的消费趋势值得我们学习。我们规模还算小,还要加把劲,有很大进步空间,需要加快。

两三年来我们对人才的培养慢慢跟上了,未来会有大幅度成长。我们预计明年取得20%的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