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庆后亲述娃哈哈、达能之争,“宗大律师”竟是这样诞生的!

食品板 2018-12-07 12:55:26



事件背景:1996年,娃哈哈与达能公司、香港百富勤公司共同出资建立5家公司,生产以“娃哈哈”为商标的包括纯净水、八宝粥等在内的产品。娃哈哈持股49%,亚洲金融风暴之后,百富勤将股权卖给达能,达能跃升到51%的控股地位。当时,达能提出将“娃哈哈”商标权转让给与其合资公司未果后,双方改签一份商标使用合同。正是这一条款,引发了强行收购风波。


2007年4月,娃哈哈商标归属面临新的判决。5月,达能对娃哈哈启动法律程序,提起8项国际仲裁申请。6月,娃哈哈商标转让未获通过,欲对达能提50亿反诉讼。7月,商务部介入调解。11月,娃哈哈国有资产是否流失成达娃之争关注焦点。12月,达能娃哈哈正式宣告休战和谈,联合声明结束对抗。


镜头切回到2007年12月16日。那是宗庆后第一次步入斯德哥尔摩的法庭,宗庆后记得那天开庭的时候,他刚走进法庭,达能律师桌上的杯子突然就掉下来了。宗庆后俯身帮他捡起来,放在桌子上。他冲宗庆后笑了笑,表示感谢。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出现了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可是在庭审的时候,大家依旧是针锋相对。没有再出现笑容,而是充斥着相互的攻击和指责。达能一如既往地对宗庆后进行指控,一如既往地试图用法律术语、专业词汇来给他增添应诉的烦恼。可是这一次,他们失算了。

 

当娃哈哈被达能卷入仲裁和诉讼的漩涡后,宗庆后就已经强迫自己变成了一个法律专家。宗庆后和他的团队成立了专业的“法务部”,娃哈哈的总经理办公室也给宗庆后增设了专事法律事务的秘书。


当宗庆后决定与达能决裂的那一刻起,他便下决心要亲力亲为地投入到整个的司法程序中去。宗庆后感觉一股久违的激情把自己点燃,血液中的执着和强悍再度张扬。宗庆后就是凭这样的血性与智慧创造了娃哈哈,并缔造了一个强大的娃哈哈王国,现在他依然要以此来捍卫娃哈哈和娃哈哈人。


在达能申请仲裁之后的那段时间里,宗庆后没日没夜地阅读专业法律工具书、请教他团队的法律顾问。《合同法》、《商标法》等各种法律法规,他都一本本地啃了下来。虽然宗庆后已不再年轻,可他却真的越学越有劲,越学越有心得。他知道,每当自己又读通了一本法律工具书,他与达能对决的胜算就又多了一成。


强大的学习能力虽然一直是宗庆后的天赋,但是如此投入地学习,还是把他的律师团队惊到了。有一次,一位访问者惊诧于宗庆后信口说出的“股东派生诉讼”这样专业的术语。宗庆后告诉他:“通过这次纠纷,我学会了很多法律知识,要不给人抓住把柄,一切都要按照法律走。”坐在他身边的员工说:“我们宗老大快成一名大律师了。”


宗庆后亲身经历了整个合资过程,他了解达能,他知道在法律对抗时,光凭律师的一张嘴去说是没有说服力的。他一开始就对律师们说,原始的资料要全部找出来作为证据。


宗庆后的整个律师团队把娃哈哈资料室都翻了个遍,把跟合资有关的纪要、汇报全部找出来,然后又把要点全部勾画出来。这工作量真是海量的,光整理过的文字材料就堆满了两三个会议室。


为此,娃哈哈的日常运营受到了影响,不得不暂时被宗庆后搁置一边,厂长、经理们只有极少的时间跟他讨论日常经营的事务。所幸娃哈哈有一支过硬的员工队伍,这么多年良好的管理和制度在此时也发挥了作用——哪怕没有宗庆后在边上掠阵,娃哈哈也能像一个健康的有机体一样有条不紊地运转。


宗庆后化身为法律“战神”,大部分时间都跟他那由瑞典、英国、美国等国际律师和国内律师几十号人组成的律师团队泡在一起。他把整个团队拉到了杭州娃哈哈的下沙厂区,很多晚上大家挑灯夜战,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


宗庆后几乎参与了每一次讨论,梳理证词、答辩或者陈述意见的整个框架、脉络,甚至具体到文字,他都要亲自撰写或者修改。他在斯德哥尔摩法庭上的证词每份长达几十页甚至几百页,都是在他的主导下反复讨论修改完成的。


在整个法律团队里,宗庆后毫无疑问是“灵魂人物”,不仅因为他了解合资从头到尾的整个过程,而且他有一种直击核心的能力,能抓住本质性的东西。“宗总的过人之处就是非常敏锐,确实对于问题的看法,他能一下子根本性地钻到最核心的里面去。”这不仅是他的律师团队的感受,包括与他接触过的许多国际上的“大状”都会有这样一种感受。“宗总的概念就是说,法律总是要讲公平的,所以一个问题应该从所有点面上来讲公平。”


在宗庆后和他的团队跟达能的一桩海外官司中,宗庆后发现他请的英国“皇家大状”斯蒂芬对整个状况了解不充分,仓促上阵,以至于让达能钻了空子,法院启动了一个冻结令,达能把这个被冻结的公司接管过去了,搞得很被动。


宗庆后特意把斯蒂芬召到杭州,梳理思路,商量答辩的对策。斯蒂芬的专业素养没得说,可是他的思路却有问题,一直跟着达能思维在走,一直被达能牵住了鼻子。宗庆后就跟他说:“你这样不行,你的观点跟在达能后面,会给法官造成一种印象:你只是来应诉的,来为自己辩护的。你要坚持我们的观点。”


斯蒂芬起初很不理解。宗庆后就与他沟通,告诉他不要顺着达能的思路,不要斤斤计较于跟对方的辩论,而要提出自己的主张,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告诉法官。“我们不要说你不对,我对。我们要讲对的部分和我们为什么对,让法官做决定。”宗庆后说,“实际上跟达能打官司就是两样东西,谁在搞同业竞争,谁在滥用商标。我就抓住这两个实质问题。”


那场海外诉讼第二次开庭后,整个局面就被扭转过来,娃哈哈方获得了胜利,冻结令被取消了。这个胜利,对于宗庆后和他的律师团队后面的诉讼和仲裁来说是十分重要的胜利。


在大获全胜之后,斯蒂芬说:“宗总,你才是一位真正的大律师。”他还问娃哈哈法务部的人:“你们确定宗总没有做过律师吗?”


事实上,宗庆后与这位“皇家大状”的沟通一直还算顺畅,只是中间存在着专业差异和文化差异。斯蒂芬一直觉得宗庆后不了解英国法律,这的确是事实,因为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法律都有差异。但是宗庆后了解娃哈哈,他了解问题的症结何在、矛盾点何在。他知道反驳不可能奏效,只会使自己落入窠臼和圈套。自己必须庖丁解牛般切中肯綮,然后快刀斩乱麻,直奔核心。宗庆后和他的团队赢了。


这个案例代表了宗庆后一贯的风格:化繁为简,认清本质。他们需要的不是反驳,不是突围,而是跳出包围圈,形成反包围。


宗庆后信任他的专业团队,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与空间,可是当他对他们的方向与进度不满的时候,宗庆后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在他熟悉的领域,他会发布指令;在他不熟悉的领域,他会提供观点——如果他有观点的话。宗庆后相信自己的判断,很多时候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每个人所站的高度是不同的,宗庆后相信自己站得高、看得远。宗庆后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充满自信,有人曾问他:“你学法律学了多久?”宗庆后回答他说:“官司打多久,我就学习多久。”


宗庆后说过,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么多的法律条款,当他开始学习这些原则和条文之后,他获得的不是“烂熟于胸”的感觉,而是形成了全新的认识。“站得高,看得远”,这是一位企业家的天职。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娃哈哈官方微信,作者:迟宇宙,原载于《宗庆后:万有引力原理》一书。据了解,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首次开口系统讲述自己的创业历程。该书历时四年,五易其稿,透露了众多从未公开的内幕。



吾尚“水微萌”,乳酸菌和水的创新组合,点“阅读原文”秒杀代理权,参加7.6~8日新品发布会,见证下一个爆款诞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