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熊猫“圆圆”进入发情高峰 馆长:女儿圆仔也要找个好夫婿了

华夏经纬网 2018-11-04 11:01:30


大熊猫“圆圆”进入发情高峰 台北动物园人工授精助添丁

资料图:处于发情期不安走动的圆圆

台北市立动物园21日发布消息说,雌性大熊猫“圆圆”20日进入发情高峰,与雄性大熊猫“团团”串笼未达成完整相见欢的表现,两天来园方在大陆专家等协助下,为“圆圆”进行两次人工授精,把握一年一度的最佳繁殖时机。

大陆赠台大熊猫“团团”“圆圆”现龄均为13岁半,2008年底从四川来到台北动物园,目前体重分别为119公斤和110公斤;2013年7月6日产下幼仔“圆仔”。

  

台北动物园方面表示,“圆圆”今年发情高峰比往年稍微提前,从2月10日开始,进入发情期迹象越来越明显,20日(初五)已达发情高峰。当天上午园方尝试让其与“团团”串笼,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仍如往年一般没有达成完整相见欢的表现;下午进行“团团”人工采精及“圆圆”人工授精;21日上午为“圆圆”进行第2次人工授精。

  

园方表示,保育员、兽医师及多位专家担任“红娘”角色,大陆大熊猫专家李仁贵、马强在场协助,多位野生动物健康照护与医疗小组专家顾问团成员也分别到场指导,一同为一年一度的大熊猫黄金繁殖期努力。

  

记者20日到该动物园大熊猫馆采访时,只见“圆仔”轮班与市民见面,其慵懒的萌态迷倒一众大小朋友。当时,工作人员说,“团团”“圆圆”进行例行检查。

  

园方21日的新闻稿说,动物园兽医师除了进行人工繁殖作业外,也把握机会为“团团”“圆圆”进行健康检查。在这段关键期间,“圆圆”将停留在内栏舍休息,暂不会到活动场。“团团”则视“圆圆”的荷尔蒙指数与行为样态,机动调整出现地点。大熊猫馆暂时由“圆仔”挑大梁,这几天都会与大家见面。

馆长:望给圆仔找个好夫婿

冰制的大碗里盛着胡萝卜条、水果和用竹粉做成的窝窝头,中间两片窝窝头上分别写着“福”字和“旺”字,拱卫着中间象征“年年有余”的鱼型窝窝头,冰碗旁边还不忘摆上两根竹笋和一个元宝形状的窝窝头。大年初一,台北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团团”“圆圆”和“圆仔”津津有味地吃上了丰盛的年菜。

    

准备年菜的是四位与它们朝夕相处的保育员。“每年过年,我们都会发挥创意,用竹叶、竹笋、竹竿、饼干、胡萝卜、苹果等食材做成不同造型的年菜,它们吃得很开心。”台北动物园大熊猫特展馆馆长王怡敏说。

    

大年初一一大早,许多小朋友和家长就在大熊猫馆前排起了长队,馆方估计当天的游客达到四五万人。

   

2008年12月从四川来到台北动物园安家的“团团”“圆圆”已经13岁了,他们在台湾安家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千金“圆仔”也已4岁多。它们一家在台北生活得还好吗?


“团团”:温柔害羞的呆萌暖男

王怡敏说,“团团”一直像一个呆萌的大男孩,害羞、不太自信,但是一个暖男,比“圆圆”还要温柔。

   

 “我们馆里有很多人自称‘团嫂’,特别喜欢‘团团’,因为它对人百分之一百二的信任,我们对它做医疗处理,它会感到不适,但隔天就忘记,还是跟我们一样亲近。”王怡敏说。

    

2016年,保育员们却为“团团”担忧了好几个月。那年4月开始,“团团”变得常常如坐针毡,不肯好好坐下吃竹叶。是身体不舒服吗?是楼上餐厅移了位置,传来的声音影响它了?还是汶川大地震的阴影仍在?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找不到原因,眼见它的体重一直往下掉。”王怡敏回忆说。

    

后来保育员们找到一种新竹子,改善了竹叶品质,“团团”很快就好了起来。保育员还给“团团”提供一些益生菌,经过精心照料,“团团”的体重慢慢回升,健康好转,现在空腹体重足足有120公斤。

   

 “圆圆”:聪明自信的霸气美女

王怡敏眼中,“圆圆”是个聪明、漂亮、自信、霸气的女孩,它爱恨分明,很有个性,当它遇到不开心的事,会自己决定要不要理人。

    

为了掌握大熊猫的荷尔蒙水平,保育员要获得它们的尿液样本,如果站在那里等,非常耗费人力。因此保育员对大熊猫进行了排尿训练,如果做得好,它们就会得到一只大苹果作为奖赏。

   

 “圆圆”非常聪明,教了两次就学会了,而呆萌的“团团”则需要训练更久。王怡敏说,“圆圆”跟妈妈相处的时间长,从妈妈那获得了有益的肠道菌,因而肠道非常健康。这让她有了一个新计划:能不能从“圆圆”的粪便中,提取出乳酸菌给“团团”以及其他肠道不好的大熊猫呢?

    

“‘团团’跟妈妈相处时间比较短,不到一年,所以它的肠道菌没那么好。之前我们都是给它人类食用的乳酸菌,但毕竟人类与大熊猫不同。今年我们计划从‘圆圆’的粪便中纯化乳酸菌,变成保健食品给‘团团’。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因为我们在很多家畜型动物身上都这样做。”王怡敏说。

 

 “圆仔”:调皮好动的小公主


圆仔做体检



在台湾出生的“圆仔”4岁多了,但它还像小时候那样顽皮,喜欢给保育员们出难题。

   

对于大熊猫来说,台湾从三四月开始气温就很热了。保育员在其室外活动场种了很多植物,供它们乘凉。但“圆仔”常常搞破坏,保育员要跟它斗智斗勇,却又总是输给它。

    

当保育员给“圆仔”做体检时,它有各种小动作,躺下的时候一会儿用脚偷偷踢保育员,一会儿把保育员的手拨开。

    

“它吃竹叶没有那么好,会技巧性地一直等窝窝头、水果、竹笋。它有时候坐不住,像多动的小女孩。”王怡敏谈起“圆仔”的口吻就像一位妈妈在说自己宠爱的孩子,“但这正是它可爱的地方,‘圆仔’跟我们的互动最多。”

   

大熊猫还会在台湾继续开枝散叶吗?

  

 “团团”“圆圆”生下“圆仔”后,保育员们一直希望它们能有第二胎,但是目前还没有好消息。

    

王怡敏说,“团团”“圆圆”现在13岁,还在育龄期,虽然7到12岁是大熊猫的黄金生育期,但也有19岁当妈妈的,只要有正常发情行为,还有机会。

    

每年二三月大熊猫的发情期,大陆的大熊猫保护专家就会来台湾,协助引导“团团”“圆圆”交配。

    

王怡敏说,当“圆圆”进入发情期或妊娠期时,保育员都会日夜守护,有时两个星期都无法回家。

    

她说,“圆仔”有些早熟,它在2岁8个月和3岁8个月就有过两次发情了,可能是营养状况好的原因,但保育员认为现在还不是它适宜生育的时候,应再多给它一些时间成长。

   

 “我们希望未来一年能给它找个好夫婿,或者冷冻精液,这需要与大陆方面展开相关讨论。”王怡敏说,自己经常会在微信上与大陆的大熊猫保护专家交流,“他们的经验比我们丰富,我们常会向他们取经。”



来源:新华社 中新社 记者 黄少华 肖开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