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生物&饮食

微生态研究院 2018-02-18 20:01:46

       我们一直认为,“好”的免疫细胞能够识别和抵御“坏”侵略者。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药物直接杀死微生物并消除微生物感染的原因。这种对免疫力的“军事化”的理解反映了20世纪的文化,即“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国家建设和世界大战的文化。当时“适者生存”被视为进化和竞争的驱动力,而战争被认为是人类自然的一部分。

       但是随着体内只有50%的细胞是宿主细胞这一发现,人们对于宿主与微生物组之间的关系的理解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宿主中其余50%的细胞包括微生物,如细菌,酵母菌(真菌家族成员),病毒,甚至昆虫,它们共同组成了微生物群。

       人类基因组包含23,000个基因,远远少于生活在我们体内的微生物的330万个基因。 这些微生物基因产生蛋白质,帮助消化食物和维持免疫系统。通过肠脑轴,微生物基因甚至可以影响情绪和记忆。肠-脑轴是肠道和大脑通过肠道微生物群的作用进行“对话”的途径。

健康


微生物


      人类与微生物共同进化,因此人类的肠道内,皮肤和口腔里都有特异性的微生物群落。微生物对人类的生存至关重要,许多科学家认为我们是由宿主,微生物和环境组成的共生生物,也就是常说的“holobiont”。因为人类与微生物之间的关系,我们可能会受到不同的进化需求的影响。例如,我们吃的食物不仅通过营养和热量平衡影响人类健康,也会通过对影响肠道微生物群影响人类健康。

饮食


微生物


       我们吃的食物被肠道微生物消化吸收,可以直接影响他们的生存。在改变饮食两天之内,我们的肠道菌群就会改变。饮食不同,肠道内定植生长的肠道菌群也不同。例如,Prevotella菌株消耗碳水化合物,而Bacteroidetes偏好部分脂肪,而Candida偏好葡萄糖而不是蛋白质。因此,基于我们的饮食,某些物种消失,而另外一些物质生长良好。

       肠道中的微生物也与健康和疾病有关。例如,Prevotella与葡萄糖耐受的改善有关,狩猎采集部落居民(如坦桑尼亚的哈扎人)体内的Prevotella丰度普遍高于西方人群。西方人群中肠道菌群中Prevotella的减少是现代流行病例如糖尿病和肥胖症的一部分病因。

   食      物



微生物


       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微生物可以改变我们对食物的选择,以确保自己的生存。一些代谢物,微生物消化的小分子副产品,可以使我们感到饥饿,饱腹或喜爱某些食物。然而,至今在人类上,未有直接的证据表明上述观点。对巧克力偏好或无感的人的研究发现,他们的尿液中存在不同的微生物代谢物,表明肠道中的细菌类型不同。

      代谢产物具有很重要的功能,它们可以向大脑发送信号。调节饮食行为的信号通过连接大脑和肠道的迷走神经进行传递。至少有两项人体研究显示,阻断迷走神经使肥胖个体的体重减轻,而在大鼠中刺激迷走神经引起动物的暴饮暴食。

       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在抵抗微生物。警惕的免疫系统可以抵抗急性的和慢性的微生物感染。流感药物Codral,就是其中一个帮助机体抵抗微生物的“战士”。

       我们必须重新思考这个“军事化”的隐喻。如果我们是一个依赖微生物的复杂生态系统,我们就不能抵抗这些微生物。

【久久畅益生菌】面向华南、华中及部分华北地区招商



调节肠道,认准“即食型乳酸菌”

专利菌株,协同增效

200亿高活性菌株

联系人

西区:京津冀 山西 陕西 四川 重庆 云南 广西 贵州 内蒙古 甘肃 宁夏 青海

 杜总监:18032880088

东区:湖北 湖南 安徽 浙江 江苏 福建 广东 海南 上海 河南 山东 黑龙江 吉林 辽宁 

 王总监:18031869125

有第三终端操作经验的省总、地总可与我们取得联系,获取“全程无忧”式的市场服务支持。




调节肠道,认准“即食型乳酸菌”

专利菌株,协同增效

200亿高活性菌株

联系人

西区:京津冀 山西 陕西 四川 重庆 云南 广西 贵州 内蒙古 甘肃 宁夏 青海

 杜总监:18032880088

东区:湖北 湖南 安徽 浙江 江苏 福建 广东 海南 上海 河南 山东 黑龙江 吉林 辽宁 

 王总监:18031869125

有第三终端操作经验的省总、地总可与我们取得联系,获取“全程无忧”式的市场服务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