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奶、钻石、谎言?--"阴谋论"实例二例

信仰和相信的力量 2018-04-15 11:27:04

酸奶广告上的那些所谓“瘦身、增强免疫力、美容养颜”的功效全都是酸奶厂商的炒作。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表明:酸奶具有减肥、美容、增强免疫力等功效……那么,酸奶是怎么牢牢竖立了健康食品的声誉的呢?


酸奶的虚假功效其实源于学术圈一个蛮火的故事,这个骇人听闻故事的主角是俄国生物学家伊利亚·梅契尼科夫。


“人类免疫学之父”梅契尼科夫


梅契尼科夫在1908年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尊称为“人类免疫学之父”,很多增厚高中生物书的知识都是他发现的。然而科学家玩套路谁也拦不住。


他在晚年变成了一个大骗子,把酸奶的功效吹嘘得神乎其神,时至今日,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依然被这些谎言欺骗着。


1899年9月,梅契尼科夫在法国报纸《le matin》上声称,“保加利亚人是全世界最长寿的民族,在该国的一个原始村落里我发现了一种叫做“酸奶”的神秘饮料”,他还声称“这个村落里每20个人当中就有一位百岁老人,长寿率大大高于其他地区”。



他还表示“保加利亚人之所以长寿,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爱喝酸奶”。这篇文章勾起了法国民众的好奇心,民众开始向报社寄信询问怎么制作酸奶,以及在哪里可以买到酸奶。


两个月之后,梅契尼科夫发表了一篇论文,声称在保加利亚人爱喝的酸奶中,发现了一种非常神奇的被他称作“保加利亚乳酸菌”的物质只要每天食用这种“乳酸菌”人人都能活到150岁。


梅契尼科夫心知肚明乳酸菌只是一种很普通的微生物,无论怎么吃都不会长寿,但是他还是对人们撒了谎,原因是他为了赚钱。面对这位权威大科学家的言论,毫无提防的法国民众再次沸腾了,询问“乳酸菌”的信件塞满了报社的信箱。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们登门造访,全都推心置腹地说“我不想死”,甚至在他面前下跪,祈求他给一点乳酸菌。


梅契尼科夫自导自演的恶意营销收效甚好,他非常满意。整个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步,就是——圈钱。在此之前,他就已经勾结食品厂商在巴黎开设了4家“乳酸菌工厂”,这几家工厂通过他的指导来生产固体状乳酸菌药片。


梅契尼科夫指导生产的乳酸菌药片


在法国民众的强烈期待下,乳酸菌药片一经上市立刻遭到哄抢,供不应求。梅契尼科夫从中抽成,赚得盆满钵满。


到了1904年,手握大量黑心钱的他丝毫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反而发起了更大的一轮骗钱计划——他开始到欧洲各地做巡回演讲,讲座场场轰动,向他索要乳酸菌的声音在会场内此起彼伏。



1904年6月8日的巴黎,在法国农业学会的报告厅里,梅契尼科夫发表了题为“Old Age”的演讲。在这场演讲中,他声称酸奶比乳酸菌片的长寿效力更大,喝酸奶可以让人活到200岁,头发永远不会变白。在演讲的最后,他故意公布了酸奶的制作方法,以此来吸引投资商。


在这场荒谬的演讲结束一个月之后,法国境内涌现了数十家专门生产酸奶的工厂,世界酸奶产业在一场巨大的骗局中诞生了。


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人,都开始为了长寿而喝大量的酸奶。“喝了就能长寿”这个卖点实在太吸引人心,短短五年之后,世界酸奶的产量从零跃升到年产1180万加仑的水平。


1908年,正值酸奶和乳酸菌骗局的最高峰,而在那一年,瑞典皇家学会竟然把“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梅契尼科夫。


编注

媒体宣传诺贝尔奖是一位瑞典发明家“诺贝尔”用自己的遗产所设立的,是一项无关政治、客观公正、体现普世价值的科学文化的世界性大奖,其实这个奖的背景来历非常复杂。诺贝尔基金会资金的来源,早已不是诺贝尔死后留下的区区遗产,其当今的多元金主都是欧美共济会的金融基金───主要是罗斯柴尔德家族。


手捧诺贝尔奖的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变得更具权威,而为了提高酸奶的销量,他把酸奶的功效描述得更为离谱。他告诉法国《费加罗报》的记者:我这里的最新研究显示,喝酸奶可以让人轻松活到2000岁,甚至可以长生不老。


此语一出,就马上在欧洲引发了又一波全民渴求长生不老的酸奶销售狂潮。


酸奶狂潮期间流行于世的插画


酸奶狂潮席卷欧洲整整8年之后,最讽刺的事情发生了。1916年,梅契尼科夫死了,他只活了71岁。这和他描述的150岁、200岁,甚至2000岁简直天差地别。很多人开始怀疑他言论的真实性。


1917年,科学家重新做了调查,发现保加利亚人根本不长寿,而且保加利亚也没有长寿村。“长寿”数据之所以高,是因为这个国家里有很多人的姓名是重复的。而别有用心的梅契尼科夫把这些重名的人的寿命叠加起来,通过这种方法捏造出了高寿命的假数据。



吃乳酸菌、喝酸奶可以长寿完全是无稽之谈,最直观的例子就是,那些从1904年开始吃乳酸菌药片的老年人,寿命并没有因此延长。


在1917年以后,欧洲民众渐渐放下了喝酸奶的勺子,但是酸奶文化还是流传了下来。当时的欧洲人普遍怀有这样的侥幸心理:喝酸奶就算不能长寿,但至少还是有一点点好处的吧。然而,现实却把这点希望也击得粉碎。



1942年,美国出现了第一家酸奶厂。在1942-1960年期间,美国奶企采取了与欧洲不同的销售策略,将酸奶作为具有减肥、美白的保健品,在美国大行其道。这引起了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注意。


1960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对酸奶进行了严格的科学分析,最后得出结论:酸奶和乳酸菌并不具有减肥、美白、增强免疫力、抗衰老等效果,营养价值也有限,高脂酸奶中所含的脂肪和糖反而会让人增肥。


因此,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下令,规定从1962年开始,美国境内不允许出现任何宣传酸奶具有健康功效的广告。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到了21世纪初,食品厂商开始向酸奶中添加一种叫做“益生菌”的微生物。“益生菌”是一个广阔的概念,双歧杆菌、嗜酸乳杆菌等都是益生菌。然而可悲的是,这些益生菌对人体的益处从未被证明过确实有效,科学家尚在研究阶段。


2009年9月,加州大学的科研机构对酸奶的功效进行了科学评估后,建议民众:“不要为了健康因素去进食酸奶。”一个月之后,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断定,市面上数百种所谓“益生菌”没有一种能够增进肠道健康或免疫力,随即命令欧洲所有乳业公司停止宣称其具有这一功效。此后,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多次声称,根据他们的研究,酸奶与减肥没有因果关系,益生菌产品与改善免疫系统之间也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欧洲食品安全局


同年,法国达能公司旗下的酸奶因在益生菌的效果上欺骗了消费者,被判赔偿3500万美元,并责令修改宣传语。


总结:


1
现在市面上的酸奶、乳酸菌以及花样百出的益生菌,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可以减肥、美容养颜、增强免预力、促进长寿。
2
美国早在55年前就禁止了一切对酸奶具有保健功效的宣传。
3
欧洲从2009年开始,也禁止了这类宣传。



而始于100多年前的过度夸张酸奶功效的各种商业广告,到今天为止还在蒙骗国内消费者。当然假如你是喜欢酸奶的口感与味道,那另当别论。酸奶虽说具有乳制品的营养,例如可以补充蛋白质,但是,以“保加利亚乳酸菌”、“长寿”、“减肥”、“美容养颜”、“增强免疫力”为卖点的酸奶仍大行其道。许多国内酸奶厂商使用的宣传语,假如放到欧美地区是会被严重受罚的。


邮票上的梅契尼科夫


上个时代杜撰的酸奶功能今天还在继续使用,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仍然在为名不符实的商业噱头买着单,这不禁令人唏嘘。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附:二十世纪最精彩的营销骗局!


钻石的存在只是证明了

这个世界

是何等荒谬


钻石被誉为二十世纪最精彩的营销骗局,它提供了现代营销史上教科书般的经典案例:商品服务消费者只是一种低端的理念,商品教育消费者才是最高的成就。


钻石营销的奥秘

    


塞西尔·罗德兹


钻石在被发现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皇家和贵族炫耀财富的饰品,产地固定而且产量稀缺,价格昂贵。在十九世纪后期,南非居然神奇地发现了一座钻石矿,产量有几千万克拉,这可不得了,那些投资钻石的商人彻底傻眼了。


如果这些钻石进入市场,钻石的价值将大打折扣。于是,一个叫塞西尔·罗德兹Cecil John Rhodes 1853—1902,罗斯柴尔德家族门生,他在20世纪初创立了商业圆桌会议,并设立了一个“罗德兹奖学金”,获奖者称为“罗德学者”。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国防部部长罗伯特·盖茨都是“罗德学者”的英国商人,在1888年创建了大名鼎鼎的戴·比尔斯De Beers联合矿业公司,从此,钻石营销拉开了它的世纪大幕。




戴·比尔斯公司一咬牙买下了整个被发现的南非钻石矿,之后小心翼翼地控制钻石的出售量,垄断了整个钻石的供货市场。1900年,戴·比尔斯公司已经控制了全球约90%的钻石原石生产。

戴·比尔斯De Beers联合矿业公司


如果买了钻石的人要出售掉,钻石的价格体系也会崩溃,所以要想稳定价格除了让别人买,还得不让他有卖钻石的想法。这怎么可能呢?可是神通广大的戴·比尔斯公司就是做到了,这个超级难题的解决方案催生了这世上最不要脸的组合,那就是把爱情同钻石紧紧结合在一起。

因为钻石=美好+永恒,而爱情=美好+永恒,所以,钻石=爱情。

1902年,塞西尔·罗德兹死了。


1938年以后,戴·比尔斯公司的实际控制者奥本海默家族花费了巨额的广告费用,开始打造所谓的钻石文化。戴·比尔斯公司宣称:坚硬的钻石象征的正是忠贞不渝的爱情,而只有钻石才是各地都接受的订婚礼物。通过各种铺天盖地的广告,戴·比尔斯公司强化着钻石与美好爱情的联系。


1950年,戴·比尔斯公司更提出了丧心病狂的广告语,“A DIAMOND IS FOREVER”,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通过这个营销,戴·比尔斯公司一石三鸟:


1. 男人都认为只有更大更美的钻石才能表达最强烈的爱意,恋爱中的男人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送钻石比送命门槛低得多!


2. 女人都认为钻石是求爱的必需品,你连钻石都不舍得买,还好意思说爱我?什么,你以为我看中的是钻石,我看中的是你对我舍不舍得!


3. 钻石都代表着永恒的爱情,拿来出售简直是对神圣爱情的最大亵渎。除非你跟前夫不共戴天,否则很少会卖掉他给你的钻戒,而且就算卖,也不会有人接手,因为那是你的爱情,不是我的~

正是因为如此,尽管钻石不断开采,至今已经有五亿克拉,但在整体上还是“供不应求”,价格扶摇直上。因为戴·比尔斯公司垄断了钻石行业,控制着它的开采和出售。别以为戴·比尔斯公司的营销到这里就算完成了,这未免太小看它了,戴·比尔斯公司还可以根据市场形势改变营销,再通过营销反控市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发现一座更大的钻石矿,大量碎钻供应于市面。戴·比尔斯公司就马上同苏联签订了价格同盟。为了不让钻石掉价,营销广告顺势转向,强调碎钻一样高贵,钻石虽小但依然代表高贵的爱情。钻石的珍贵不是看大小,而是看做工和切面,于是又炮制了大量的行业标准。如果你听到服务员向你扔出什么“净度”“4C”等专业术语,那就是睁眼说瞎话的行业标准。


随后,钻石又彻底征服了底层阶级,大的好的卖给富人,碎的小的卖给穷人。因为无论贫富,都需要爱情,而“钻石=爱情”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

你以为营销到这个高度就可以了吧,远!没!有!


戴·比尔斯公司已经把女人的心理研究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比如他们研究显示,对于钻石这种奢侈的商品,女人的心理是矛盾的。

一方面,她们对首饰有着天然的占有欲,另一方面,女人又认为主动索取会带来良心的负罪感。所以,戴·比尔斯的广告在八十年代又开始强调钻戒应该跟惊喜结合。一个男人默默买了钻戒,在一个精心安排的场合突然送出,这才能最大程度上化解女性的矛盾心理,让她们拥有钻戒带来的极度喜悦,同时又保持了女人的矜持。

把女人研究成这样,实在是不服不行。连拥有戴·比尔斯40%股权的奥本海默家族都不禁感叹:“感谢上帝,创造了钻石,同时也创造了女人。”



多少年来,钻石已经逐渐绑架了消费它的人们。你以为女人看重的仅仅是钻石本身吗,错了,她们更看重的是你宁愿花掉三个月的工资,差点年纪轻轻就过劳死而为她换来的一件“爱情”的信物。

如果你拿着本文去向你未婚的女友义正言辞地指出,“买钻戒是一件很傻的事情”,这种行为才是真傻。因为你的女友只需要看着你的眼睛说一句话,就能让你哑口无言,“是的,这很傻,可是,你就不能为我傻一次吗?”

把所有营销学的书籍看完,都不如完全理解戴·比尔斯公司的钻石营销案例带来的收获大。消费者是需要培养的吗,完全不是,消费者是需要教育的。

当把一种商品提升到文化乃至习俗的高度,你拥有的就是宗教般狂热和虔诚的信徒。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钻石除了表面宣传的光鲜、美好、忠贞、不渝,还沾有阴暗和血腥。

钻石的血泪史

    ◆



钻石给戴·比尔斯公司带来了无尽的利益,却也给广袤的非洲大地带来了深重的苦难。军阀因为争夺钻石的开采和控制权,开启了惨绝人寰的内战。莱昂纳多主演的电影《血钻》就处于这样的背景下。



电影《血钻》


因为争夺钻石而发生内战的典型国家,当属安哥拉和塞拉利昂。塞拉利昂盛产钻石,因为钻石背后的暴利,叛军首领福迪·桑科联合利比里亚军事强人查尔斯·泰勒建立了革命联合阵线。桑科利用军队压迫人民攫取钻石,又靠出售钻石获得的资金购买军火供养军队。


为了打赢惨烈的内战,桑科组建了骇人听闻的娃娃军。他们将七八岁的孩子集合起来,让他们亲自肢解敌人,挖出他们的心脏,培养其嗜血的狼性;让他们亲手杀害自己的亲人,泯灭其天生的人性;更惊悚地是,他们还向孩子的太阳穴注射可卡因等毒品,对这些娃娃进行精神控制。娃娃军中甚至有女童,白天持刀杀人,晚上沦为性奴。13岁的塞拉利昂少年伊斯梅尔·比亚不幸加入娃娃军,沦为杀人机器,在被解救后提笔写下了《长路漫漫》一书,记下了这一人类历史上惨绝人寰的战争。


伊斯梅尔·比亚的《长路漫漫》回忆悲惨童兵经历


塞拉利昂的内战从1991年开始,持续了整整11年,造成了5万人死亡,全国1/3的人口流离失所。其出产的钻石成为了无数恩爱的情侣手指上的订婚信物,却也沾满了非洲人民的鲜血。


奇特的是,戴·比尔斯公司也跳出来呼吁和平,并在2001年签订了《金伯利进程协议》,呼吁全世界不要购买战乱国的钻石,提出购买这些国家的钻石只会让钻石的争夺战更加惨烈。


几个卖钻石的商人摇身一变,居然操心起世界和平了,其背后的逻辑不言而喻,因为他们可以掌控消费者,却掌控不了军阀。倘若军阀大量出售钻石,也会让钻石市场失控,所以,封闭他们的出售渠道,戴·比尔斯公司就能永远屹立在钻石帝国的巅峰。


是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诞。

钻石的唯一元素就是碳,是这个地球上最不缺的元素。人造金刚石与钻石也别无二致,如果想靠钻石保值,无疑很难。二手的钻石没有任何市场,只能以低廉的价格回售给商家,可是,这仍然阻挡不了思想被绑架的人类对它疯狂地追捧。


2011年,访华的南非副总统莫特兰蒂面对央视采访时,说了这么一段话:“钻石只是人们虚荣心的产物,它只是碳而已,价格上涨并不是钻石会枯竭,而是人为造成的供不应求的局面。


似乎能想象得到,当一个男人把关于钻石的种种都告诉自己的妻子时,他最可能遇到的情景就是:妻子幽幽地说:“所以呢,你觉得给我看了这个,钻石就不用买了,是吧?”


而男人一定会立刻摇头,斩钉截铁地说:“哪能啊,买,当然要买,咱还得买个大的,我这就是跟你说说。”

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荒谬。